当前位置:杭州优家优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社会中国未来10年内或将组建5个航母编队 在远海取得成就
中国未来10年内或将组建5个航母编队 在远海取得成就
2022-09-21

其实在装备方面的架空,往往是最没有意思、误差最大的,毕竟以当前技术爆炸的程度来讲,对三军联合战役的作战样式、战术战法的重塑将是相当惊人的,战役能力的提升无疑又将给各国的军事战略与战争指导产生巨大影响,故而如果让我们现在预测2029年我军的装备,怕是跟1999年让我们预测2019年的我军差不多。

因此咱们就这样,对202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诸兵种部队的建设预测,以战役能力为主,兼顾军事战略与战争指导变革等,但牵涉到具体装备的时候只能说是顺带一提,毕竟从现在到2029年还有足足10年的时间,跨度太大了,贸然说十年后如何等于娱乐大众。

中国海军发展的2个阶段

就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部队来讲吧,从我们去年的多篇文章中大家可以看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建军七十余年来,其战役能力主要经过了两个发展阶段:

一是以“空、潜、快”建设为重点,着力发展近岸防御、沿海国土防空、反登陆作战等近海、近岸战役能力。第二个阶段则是以水面舰艇部队、水下潜艇部队、海军航空兵航空制海兵力为发展重点,着力强化预设作战海区反介入与区域拒止作战能力。

而在这些战役能力的背后,其战略层面上的逻辑可以被分为两种:前者可以被算作是法国“青年学派”海军战略,此类战略以发展海军的近海作战能力为主,依托港口与岸基作战力量扼守主要航道、控制重点海区,避免敌军大舰队对我方战略港口实施两栖登陆。后者则是一种混合型战略,可以被视为“青年学派”战略的延伸,并带有一定的提尔皮茨型“存在舰队”战略的痕迹,即使用一定的实力舰队拉高强敌在介入特定战局时的决策成本,从而达到“避免介入”的目的。

而在目前伴随着中国海军两个航母战斗群的逐步成型、具备较强的对海与对陆打击能力的大型驱逐舰批量下水、空基乃至天基对海监视与侦察和态势感知系统的搭建完毕,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未来十年左右将持续进行战略转型。

中国海军发展的新阶段

而在未来十年中国海军的战略转型方向上,个人预判会变得比较多元化。当然,大伊万也不止一次地听到读者们说咱们也要建设一支跟美国海军一样,可以纵横七海、横行天下的强大海军。

但是从本质上来讲,中、美两国面临的地缘环境的不同决定了中国海军在未来十到二十年的时间内,国土防御任务必然是其战略使命的重要一环。

毕竟从一方面来讲,中国海军想彻底将美国海军挤出西太平洋海区、确立整个夏威夷以西的制海权绝对不是十年二十年能搞定的事情。

而从另一方面讲,作为一个与美国这种海权国家完全不同的海陆二元化国家,加之以东部沿海经济圈经济高度发达、财富高度富集的特点,也意味着中国海军与海警部队必将将维护近海区域的安全与稳定、保障自身的海洋权益与沿海区域安全列为重要的战略使命。

因此在近海任务方面,目测中国海军将通过建设更有质量、威力更强的海军战术航空兵、岸导、岸防部队,并与中国海警部队密切配合,共同完成近岸防御与专属经济区巡逻巡防等作战任务。当然,作为一个国家“前出最远的防线”,中国海军保卫国土安全的战略使命也必然不会仅仅局限于近岸地区,而将尽力向西太平洋海区前出延伸。

同时,这种延伸的努力将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一直在努力遂行的反介入与区域拒止战略在较大程度上吻合,并可能并存到某个特定的时间节点之后。只不过,由于中国海军与强敌海军在以航空母舰与攻击型核潜艇等远洋行动力量上的绝对差距,这种中远海的攻势防御或区域拒止虽有把握比现在更具主动性。

但在本质上大伊万认为仍然会以提尔皮茨或者科洛姆型的“存在舰队”为主要指导思路,即通过有效构建第二岛链以内的火力杀伤区,拉高强敌的预期介入成本,通过有效的战略威慑迫使强敌的大舰队放弃介入的打算,也就是所谓的“以舰队决战的决心,迫使强敌放弃舰队决战”。

对于中国海军这样一支战略上面对强敌依然相对弱势的舰队来讲,大伊万认为这种存在舰队战略目前依然是相对合适的。

不过,中国海军继续强化基于国土防御的中、近海作战能力建设,也并不意味着咱们在远海就毫无作为,毕竟在最新版本的国防白皮书上我国的海军战略已经加上“远洋护卫”了嘛。

这一表述在大伊万看来,伴随着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沿线的海外利益逐渐增多,确保沿线海外商人、侨民、投资安全与相关国家政局稳定的需求会有所上升,并直接导致未来十年左右,中国海军在印度洋、东非一带沿海的活动将变得愈加频繁,甚至试探性地使用具备完整的海上战役攻防能力的分舰队向印度洋实施部署。

故而在特定海区的远洋行动上,不排除中国海军将部分采取“科贝特”型海军战略,即利用自身的远洋护航能力确保己方远洋商船与海上贸易路线、重要海外利益的安全,同时试探性地取得印度洋海区部分制海权,并有一定的可能性开始慢慢尝试由海向陆类型的战略力量、兵力投送。

因此,基于以上的考虑,如果让大伊万来说说到2029年的中国海军,尤其是中国海军的战役能力与装备建设,大概也就是如下几点:

一是把重点继续放在第一岛链到第二岛链之间的区域拒止能力建设上,二是逐步提高海军的远洋勤务能力(远洋护航、前沿存在等)建设,三是适当兼顾近海与海岸防御任务(包括专属经济区护油护渔)建设。

而要做到这三点,对海军的装备建设还是比较一致的,那就是在远洋舰队的建设上继续重点建设以航空母舰、两栖攻击舰、先进第四代舰载机、“全能舰”、大型驱逐舰、攻击型核潜艇为代表的具备较强远洋行动能力的水面舰艇与潜艇,以及大力发展以高超音速反舰导弹、远程区域防空导弹、反导拦截弹、电磁轨道炮、攻陆巡航导弹、海基防空指挥与综合火控系统为代表的“新型打击力量”,继续强化岸基、空基、天基侦察监视力量等。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大伊万对十年后中国海军的期待是:在战略层面上更具主动性和多样性;在战役层面上

做到有岸基支援的舰队决战能力极大强化;在装备层面上做到重型航空母舰、远洋大型驱逐舰、新型攻击型核潜艇的批量下水,

确保起码建成四到五个具备远洋作战能力的、以航母及大型驱逐舰为核心的打击群。这个要求目测不算过分。